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李小环虐杀女明星-熟女

李小环虐杀女明星-熟女
熟女在了一边,一通剧烈的运动之后,李小环
喘着粗气,嘴角却高高扬起,带着兴奋而神经质的笑容,大声说道:「我讨厌你
那张恶毒的嘴巴,所以我要剪掉你的舌头,哈哈哈。」

  被困住的三女都以为自己听错,唐烟还在哭泣,听完李小环的话神色茫然,
另外二女也像这面看着,一脸的迷茫。但是李小环从旁边拿来了一个支架样的东
西,要塞进唐烟的嘴里,唐烟不从,脑袋来回摆动,小嘴紧闭。李小环气恼,抓
起一边的剪刀,握住剪刀的头部,用剪刀把猛的砸向唐烟的脸颊,唐烟一声痛呼,
一颗牙齿被打了出来,脸颊也迅速肿胀起来。

  「啊……好疼,你要干吗?不……呜呜……」抓住唐烟因为而张嘴的机会,
李小环将金属架子硬塞进了唐烟的嘴巴里,调整好之后唐烟的嘴巴被迫大大的张
开,口水在挣扎中甩的到处都是。李小环将粘在手上的口水抹在唐烟的胸口,一
只手拿起了剪刀握好,另一只手塞进了唐烟张开的嘴巴里。在唐烟的摇头挣扎中,
李小环扣弄了半天,才死死地掐住了唐烟的舌头,拉了出来。舌头被拉出的唐烟
无法在摇头,因为疼痛还不得不跟着李小环的拉拽直起脖子,接着唐烟就瞳孔紧
缩,只见李小环把剪刀打开,架在里唐烟的舌头上。在唐烟惊呼的呜呜叫声中,
李小环右手用力合上了剪刀,唐烟的脑袋瞬间重重地砸回在台面上,一股鲜血飞
射而出,溅落在李小环的衣服上,留下大片的殷红。

  唐烟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注视着李小环举在左手的那一小条红嫩的软肉,满
是不解和迷茫的神色。但是片刻之后,唐烟的身体剧烈的挣扎起来,让坐在上面
的李小环都不停的晃动。双手急切的想要擡起,却被铁环卡主,抽离不得。脑袋
再次直起,对着李小环呜呜的叫喊,但是失去舌头后,只能发出谁也听不懂的惨
叫。被撑开的小嘴内,鲜血和口水混合成的黏稠液体不停涌出,很快挂满了唐烟
的下巴。「啊……啊……」在一边观看的李逸桐和陈一涵发出惊恐的尖叫,身体
也不安挣扎。

  「嘿嘿,还给你。」李小环呵呵笑着,将剪下来的舌头重新塞进了唐烟的嘴
里。唐烟圆睁的大眼睛中,泪水不断流淌,血水不断喷涌的小嘴里,断掉的舌头
在里面翻滚。李小环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再次举起剪刀,用尖部狠狠扎向唐
烟挣扎的右手,刺啦一声,剪刀的尖部与金属台面发出了摩擦的响声,唐烟的右
手背被拉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一下刺外了,李小环也不停下,接连又是几下
猛扎,终于剪刀刺穿了唐烟血肉模糊的右手,剪刀的尖部从手背刺透到了手心。
唐烟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被扎透的右手在微微抽搐,手指一下下的抽动。

  李小环喘息着拔出了剪刀,看着唐烟因疼痛而不停颤栗的身体,抚摸上唐烟
满是鞭痕的双乳。感受着在自己手指下微微跳动的肌肤,李小环神情迷醉,突然
掐住了那颗浅褐色的有人乳头,打开剪刀,用力剪了下去。失去乳头的乳房弹回
了胸口,流着鲜血,微微晃动。唐烟的身体弹动了一下,脑袋歪向了一边,眼神
中满是死寂,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看着唐烟的神情,李小环有些不满,抽打了唐烟几耳光,将剪下来的乳头也
塞进了唐烟的嘴巴里,同时说道:「这就不行,还没结束呢。」

  李小环从唐烟身体上下来,下了台子,按动旁边的一个按钮,三个圆形的锯
齿从金属台面的缝隙中升起,两竖一横,分别对準了唐烟的大腿和双肩。再次按
动按钮,圆形的锯齿开始旋转,发生嗡嗡的响声,紧接着就向着唐烟的双臂和双
腿移动过去。目睹这一切李逸桐和陈一涵在一边恐惧的尖叫,眼中一片死寂的唐
烟此时才发觉异样,直起脑袋,随即看到切割向自己四肢的锯齿。在唐烟满脸的
不解和疑惑,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为什麽会发生,不过很快唐烟就不用思考了,
噗嗤一声,锯齿切进了唐烟的皮肉,鲜血和碎肉被飞速转动的锯齿甩出,画出一
道血腥的弧线,接着是嗤嗤的摩擦声。唐烟的身体如同离开水的鱼儿,在金属台
面上不停的弹动,塞进唐烟小嘴里的舌头和乳头在挣扎中被喷射了出来,击打在
一个锯齿上,然后被远远的弹飞,这一幕看的李小环哈哈大笑。唐烟终究只是台
面上的鱼肉,纤细的四肢十分轻松的被锯齿切割过去。断开的四肢似乎还不太相
信自己的命运,肌肉继续抽搐着,变成人棍的身体则不停的颤抖,大量的鲜血从
四肢的断开上涌出,在唐烟的身体下面流淌开来,而下体的位置一片腥臊的气味,
不知道什麽时候,唐烟失禁了。

  李小环这时来到唐烟的身边,将束缚身体的铁环一一打开,可是恢複自由的
身体此时已经没有了行动的能力。接着李小环走到唐烟脚边的台面,用力掀开了
上面的金属板,露出里面螺旋形咬合在一起的一组齿轮,那分明是一个大型的绞
肉机。在李逸桐和陈一涵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李小环打开了绞肉机,然后拉过来
唐烟的四肢扔了进去,劈劈啪啪的骨骼碎裂声中,李逸桐和陈一涵看到绞肉机下
面的洞口中缓缓挤出了红白相间的肉泥。二女在也承受不住,大口的呕吐起来。
接着李小环把唐烟失去四肢的身体推向了绞肉机,气若游丝的唐烟,狰狞恶毒地
看着李小环,嘴巴不停的张动,似乎在诅咒。终于唐烟的身体掉进了绞肉机,歪
斜的身体一点点的被绞肉机吞噬,翻滚的血肉中,李小环看到唐烟的肚皮爆开,
里面的肠子和脏器喷出,然后被绞肉机卷了进去,最后只剩下头颅在里面翻滚两
圈,也被拽着头发挤压进去,一颗眼球在头颅爆裂时崩飞出来,正好砸在李小环
身上,这似乎成为了唐烟对李小环的最后报複。

  唐烟死了,变成了一堆碎肉,甚至没有留下一块完整的身体。李逸桐和陈一
涵不住的呕吐,即使已经什麽东西都吐不出来,但是身体的反应和心里的恐惧依
然让她们不停的反胃。宽大的房间里寂静的可怕,除了二女呕吐的声音,就只有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狗叫声。李小环浑身血迹斑斑,特别是白色的衬衣上,像被红
色染料涂抹出一块块红色的色块,而面具上也也都是血点和碎肉,看起来就像恐
怖电影里的反派角色。不过现实往往比电影更加恐怖,所以当李小环拿着遥控器
走到李逸桐身边的时候,李逸桐惊恐的奔溃了。

  「不……不要过来……饶了我……谁救救我……救命啊……」李逸桐穿着一
身淡蓝色的运动装,此时正在大声地叫喊呼救,以清纯靓丽,自信灵性着称的她,
现在只剩下狼狈和恐惧。因为刚才的不断呕吐,胸前的衣服上满是汙迹,不过现
在李逸桐也顾不上这些,被绑住的身体不断的挣扎,对着空气不停的求救,渴望
着并不存在的救援。

  李小环在李逸桐的身边站定,对着屏幕按了一下遥控器,里面的画面一个个
切换,都是男女做爱的镜头,男人各不相同,而所有的女主角,都是李逸桐。看
到这些李小环在面具后面发出呵呵的冷笑,而李逸桐身体瞬间瘫软,一股恶臭和
腥臊味从李逸桐的身下传出。面具后李小环一脸的嫌弃,微微皱眉,然后拿起一
把尖刀想要割开李逸桐的衣服。看到持刀的李小环,李逸桐再次挣扎起来,李小
环毫不客气的擡脚踹在李逸桐的肚子上,李逸桐接连发出几声惨叫后再也没有力
气挣扎。

  李小环割开李逸桐的衣服,撕扯下来,看到那满是汙秽的下体,骂了一句,
然后去旁边拉来了一根水管,打开头部的水枪,水流喷射而出。李小环将白色的
水流对準李逸桐沖洗起来,激烈的水流胡乱拍打在李逸桐身上,水花四溅,只能
看到无处躲闪的李逸桐在水流的沖刷中扭动身体。足足沖了十几分钟,李小环才
停了下来,李逸桐湿漉漉的赤裸身体不停的发抖,浑身苍白而冰冷,神色萎靡,
小嘴不停的吐出一口口的清水。

  李小环将李逸桐手脚上绳索拉紧到极限,让李逸桐的身体完全张开,几乎没频国产在线播放r /> 有了挣扎的空间。接着拿起一根细一些的水管来到了李逸桐的身后,蹲下身子,
掰开李逸桐的臀瓣,将水管头部硬生生插进了李逸桐浅褐色紧缩的屁眼。

  「啊……疼……你干什麽……不要……求求你……不要伤害我……救命啊…
…」身后传来的剧痛让李逸桐再次哭喊起来,身体挣扎,却只能产生幅度可怜的
摇晃,对李小环的动作毫无影响。水管打开,大股的水流涌进李逸桐的肠道里,
很快李逸桐的肚皮就微微鼓胀起来,而且还在继续变大。

  「疼……疼……快停下……胀死我了……」李逸桐忍受不住,不断地呻吟叫
喊着。李小环看着李逸桐不断鼓胀的肚皮,感觉快到极限的时候,猛地擡脚,踹
在了李逸桐的鼓胀的肚皮上。正在哭喊的李逸桐突然停止了,伸长脖子张大嘴巴,
却没有发出声音,整个身体在颤抖抽搐,接着就脑袋一歪昏了过去。李小环不管,
继续一脚脚的踹在李逸桐鼓胀的肚皮上,直到噗的一声,李逸桐屁股后面的水管
被崩飞,大股的浑浊水流从李逸桐的屁眼中喷射出来。

  最剧痛昏厥的李逸桐又在剧痛中清醒过来,抽泣着,喘息着。身体抽搐,被
拉直的四肢绷紧,肚皮上满是青紫的伤痕,屁股后面的水流渐渐变小,直到不再
流出。于是李小环再次将水管塞进了李逸桐的肛门,又一次的灌肠,李逸桐甚至
已经萎靡的没有力气挣扎,鼓起的肚皮再次被疯狂的踢踹。就这样直到第三次灌
肠完毕,李小环似乎也累了,才不再折磨李逸桐,只是李逸桐整个人都已经快要
崩溃,连哭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小环坐下休息了一会儿,也给了李逸桐恢複的时间。休息完毕,李小环从
旁边的箱子中拿出了一把手术刀,薄薄的刀刃闪着雪亮的光芒,李小环拿着手术
刀来到了李逸桐的面前。恢複了一些力气的李逸桐恐惧地看着李小环,祈求道: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你……你提要求,什麽我
都答应……什麽要求都可以,求求你不要杀我。」

  李小环冰冷的面具后面玩味地笑着:「哦?真的吗?」

  「真的……真的,你说……什麽要求都可以,我一定办到……求求你放过我
。」李逸桐好像看到了希望,更加悲戚诚恳的祈求着。

  「可是我只想脱下你这身淫蕩的皮囊啊。」李小环轻笑着说道。

  「啊?什麽意思?什麽皮囊?」李逸桐痛苦混析的大脑有些听不懂对方的意
思,傻傻的问道。

  「就是剥皮啊,嘿嘿。」李小环嬉笑着回答。

  「不!!!你不能这样……我什麽都答应你,你这魔鬼,你会不得好死的…
…」听明白了李小环的话语,李逸桐疯狂了,大声的咒骂着李小环,身体也再次
挣扎晃动,可是被拉紧的身体根本没法大幅度的挣扎。李小环笑瞇瞇的拿着手术
刀,从颈部靠底的位置,切开了李逸桐细心保养的肌肤。

  李小环用刀刃按在李逸桐脖颈上的肌肤上,微微用力,锋利的刀刃切了进去,
然后控制好深度,从脖子的一侧划到了另一侧,接着转到李逸桐的身后,围着李
逸桐的脖子划开了一圈,细细的刀口即使在挣扎中也只有一点点的鲜血渗出,显
然伤害并不严重,甚至都没有使李逸桐的咒骂停止下来。

  李小环看了看,在李逸桐背后,在刚才切口的竖直方向,沿着脊柱划动,切
开李逸桐的背后,接着在李逸桐的手臂双腿上都划出长长的刀口。做完这些,李
小环在李逸桐的身后站好,然后用手术刀在李逸桐背后的T字形切开插入一些,
然后小心的挑开皮肤。

  「啊……疼……疼……饶了我,给我个痛快,求求你,
我错了,求你杀了我吧。」李小环用手捏住挑开的皮肤一角,然后用手术刀将黏
连着肌肉和皮肤那些脂肪和网膜割开,小心翼翼,一点点的将身体上的皮肤剥离。
李逸桐这才感受到巨大的疼痛,再次求饶,恨不得立刻死去。

  李小环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剥离开的皮肤薄厚不一,而且经常割伤下面
的肌肉。很快李小环就没有了耐心,这种精细的手术看来不适合自己,索性换了
一把大些的锋利匕首,一边撕扯着李逸桐后背的皮肤,一边大刀阔斧的割开与身
体的链接。李逸桐挣扎的更加剧烈起来,不过李小环的速度也快了不少,只是剥
离下来的皮肤有大片的残破。不过李小环也不在意,只要把皮剥下来就好了,她
也不需要一张完整的人皮。等到了四肢,李小环干脆就不管皮肤还是肌肉,胡乱
的切割下来就好了,原本的剥皮变的有些像淩迟。

  身后的皮肤被剥离完毕,李小环来到了李逸桐的身前。超乎想象的痛苦让李
逸桐一直在哭喊,此时的声音都已经沙哑,话语也变得模糊,语无伦次。李小环
不为所动,开始剥离李逸桐身前的皮肤,还是刚才粗犷的方式,不过剥到乳房的
时候,李小环停了下来,再次换上手术刀,认真小心的剥离乳房上的皮肤。十几
分之后,李逸桐双乳上的皮肤被比较完美的剥离下来。李小环将带着两颗嫣红乳
头的皮肤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然后也就没有耐心一点点的给李逸桐剥皮,直接
抓住李逸桐剥落的皮肤,用力向下撕扯,破损断开了,就用匕首割开继续,就这
样很快,李逸桐除了手脚和脑袋,就剩下体还保留了一点残余的皮肤。

  李逸桐已经没有力气惨叫,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脑袋低垂,直楞楞地看着
自己面目全非的身体,双眼中一片空洞,似乎我发接受现在的自己。此时李逸桐
身体上只剩下红白相间肌肉和筋骨,还有一些淡黄的脂肪,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只
有医院或者博物馆才会出现的标本。暗红的肌肉的上不满了猩红的血迹,每一块
肌肉都在不由自主的抽搐跳动。李小环在旁边看着,嘿嘿笑道:「怎麽了,觉得
变成丑八怪的自己惨不忍睹吗?那我就好心帮帮你。」

  说着李小环走到李逸桐的身后,用力拉着李逸桐的头发,让脑袋背后扬起,
然后另一只手将手指狠狠的扣向李逸桐的眼眶。李逸桐本能的闭上眼睛,却不能
阻止强硬闯入的手指,几下扣弄之后,李逸桐的一只眼球被从眼眶中生生的扣了
出来。接着李逸桐的另一只眼睛也一样惨遭毒手。失去双眼的李逸桐满脸的血汙,
脑袋茫然的擡着,身体不停的抽搐。这时李小环将一直捆绑在李逸桐手脚上的绳
子一一割断。李逸桐的身体摔倒在地上,皮肤接触地面的剎那,剧痛让李逸桐本
能地翻滚起来,但是不管怎麽翻滚,都躲避不了身体的剧痛。

  意义不明的惨叫声中,李逸桐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地面上被印出了一个个血
色的印记,留下了李逸桐的悲惨身影。李小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满眼的快意,
等到李逸桐挣扎的微弱下来,李小环直接提来了一桶盐水,对着地上的血肉人形
泼洒过去。冰冷的盐水洒落在李逸桐的身上,李逸桐发出了非人的惨叫,身体无
法控制的再次挣扎翻滚起来。地上的李逸桐身形扭曲,手脚不自然的伸张着,嘴
巴大大的张开,发出咯咯咯的响动。最后李小环干脆直接拆开一袋食盐,用手涂
抹在李逸桐的血肉上,李小环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切,每当李逸桐挣扎的放缓的时
候,就把一把食盐抹在李逸桐的身上,不过即使如此,李逸桐的挣扎也越来越轻
微,最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剩下肌肉微微的抽搐,李小环踢了几脚,感觉
估计是死了,就拖着李逸桐的身体,丢进了一个靠墻的巨大笼子里。按下下按钮,
笼子靠墻的一面一扇大门打开,过了一会儿,一只只色彩不一的饿狗从里面走出。
饿狗们先是小心翼翼地看着地上那一团血肉模糊的人形,最后确认没有危险,才
一拥而上,疯狂的撕咬起李逸桐的身体。李小环就这麽站在一边,津津有味地看
着李逸桐最后葬身狗嘴,最后只留下一些残破的骸骨。

  「轮到我了吗?」一个有些生冷的声音在李小环身后响中文字幕人妻熟。李小环转过头,
看向身后的说话的陈一涵。陈一涵的身体看起来有些瘦弱,反倒面庞有些婴儿肥,
近四十的年纪依然保养的很好,穿着一身居家服饰。也许是三女中年龄最大也最
成熟的原因,陈一涵的表情已经镇定,只是没有她的声音那麽平静。似乎已经认
命,陈一涵直视着李小环面具后的双眼,似乎想要在死之前,把兇手记在心中,
最后语气生冷的再次说道:「你会死的比我们都惨。」

  陈一涵说的无比确定,但是李小环并不在意,李小环那扭曲的欲望可不只是
想要虐杀别人,如果无法发泄,李小环相信自己会无比渴望被虐杀。陈一涵说完
便不在说话,也不哭喊和求饶,只是继续注视着李小环。李小环无所谓的走到陈
一涵旁边,打开了陈一涵面前屏幕,但是里面的内容似乎不能引起陈一涵的注意。
李小环觉得没什麽意思,就关了屏幕,然后用尖刀割破陈一涵的衣服,陈一涵没
有挣扎反抗,任由着李小环将自己破碎的衣服脱掉,只是等到完全赤裸之后,才
有一些紧张。

  这让李小环很是不满,狠狠地拍在椅子旁边的一个按钮上。椅子下面传出机
械转动的声音,接着椅子下面两根不满狰狞尖角的铁柱从下面缓缓升起,顶在了
陈一涵的淫穴和肛门上。陈一涵发出痛呼声,身体不得已的扭动,让两根铁柱插
进了自己的身体。冰冷粗糙的铁块摩擦着陈一涵体内的软肉,让陈一涵无法抑制
的发出惨叫。听到陈一涵的惨叫,李小环这些重新愉悦起来。

  两根铁柱升起到尽头后竟然开始抽动,干涩的腔道在这样的折磨下,很快弄
出了伤口,鲜血开始从陈一涵的屁股下面渗出。陈一涵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却没
有求饶,只是通过叫喊来发泄自己的痛苦。李小环听着陈一涵的惨叫,心情愉悦
地说道:「这可是我专门设计的,你要好好享受哦。」

  说完李小环再次按动椅子边的一个按钮,椅子背面,一个圆环翻转过来,套
在了陈一涵的额头上。这是一个褐色的金属圆环,内圈有着圆锥形的小凸起。圆
环套在陈一涵额头上之后,开始慢慢收紧,里面的圆锥形凸起刺在陈一涵的皮肤
上,慢慢陷了进去。陈一涵不明白自己头上发生了什麽,只感到额头被一个东西
套住,然后无数的尖刺扎向自己脑袋。陈一涵发出痛苦的嘶吼,想要晃动自己的
脑袋但是被铁环固定住,根本无法动弹。铁环越收越紧,那些凸起刺破了陈一涵
的皮肤,一缕缕的鲜血顺着陈一涵的面庞流下,暗红醒目。持续收紧的铁环勒紧
陈一涵的额头,凸起的尖刺与骨头摩擦发出哢哢的响声。

  「啊……疼……你在做什麽?呜呜呜……好疼……」陈一涵只觉得自己想带
上了紧箍咒,巨大力量挤压着自己的脑袋,好像自己的脑袋随时可能爆掉。

  等到铁环彻底卡紧,李小环在陈一涵的头顶上用力锤了两下,发现纹丝不动,
这才满意地笑道:「不错,那麽好戏正式开始了。嘿嘿。」

  李小环说完,随手打开旁边的一个开关。陈一涵不断在自己体内抽插的两根
铁柱频率开始加快,而且越本已经升起到尽头的铁柱竟然随着抽插在慢慢上升,
然而更加让她恐怖的是两根铁柱的温度也在升高。想到这些陈一涵疯狂的尖叫起
来,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悲惨死法。

  「嘿嘿,发现了?你下面的那两个铁家伙里面有加热器,温度不高,也就能
把水烧开。而且它们会慢慢升高,最终差不多能到你这里。」李小环笑着把手按
在陈一涵的心口说道。

  「好疼……好烫……啊……不……不……要烂了……烂了……」温度升高的
很快,陈一涵感觉到两条滚烫的铁条在自己体内沖撞,先是剧烈的疼痛,然后慢
慢麻木,突然一股腥臊的液体从陈一涵的小穴流出,是尿液的味道。

  「哈哈哈,你的尿道被烫熟了,竟然失禁了。」李小环欢快的说着,似乎对
于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同时去旁边拿来了一个小型手锯,调整好深度,打开之
后锯齿转动,发出嗡嗡的响声。然后在陈一涵惊恐的目光中,对準陈一涵额头被
铁环卡紧的位置锯了进去。陈一涵发出杀猪般的惨嚎,身体在椅子上剧烈的挣扎
摇晃,但是被紧紧卡主的脑袋不受一点影响,锯齿与骨头发出滋滋的摩擦声,鲜
血飞溅,像是红色挂帘,覆盖了陈一涵的面庞。很快,青灰色的脑液流出,将鲜
血的颜色沖淡。在陈一涵的惨叫和挣扎中,李小环绕着铁环用手锯切割了一圈,
然后抓住陈一涵的头发,将陈一涵的头盖骨提了起来。灰白色不满沟壑的大脑暴
露出来,周围满是血水和淡青色脑液。

  陈一涵看着李小环提在手中的自己的头盖骨,瞳孔紧缩,满是难以置信的惊
恐。李小环将头盖骨扔在了地上,突然发现陈一涵的肚皮不知道什麽时候鼓胀起
来,用拳头捶了两下,发现崩的紧紧的。李小环来了兴趣,拿来一把匕首,将手
按在陈一涵的心口下面,用匕首刺了进去。紧绷的肚皮被噗的一声刺破,一股带
血腥味的热气喷出,吓了李小环一跳,匕首都扔在了地上。接着肚皮像是漏了气
的气球一样,迅速地缩小回去,大量的气体和血水从刺破的洞口喷射出来。

  「哇,这个有意思啊。」李小环像发现了什麽好玩的,再次捡起匕首,从肚
皮的破处刺入,然后向下切开,血腥的热气混合着内脏的味道喷出,随着切开的
肚皮,大堆的肠子和脏器滚落出来,很多已经变的半熟,有着一点肉香,还带着
猩红的血水。等到切到阴户上方,几乎所有肚子里的脏器都滚落出来,陈一涵的
肚子里,一堆血肉之中,两根散发着蒸汽的铁柱在上下起伏,上面挂满了焦糊的
肉块。

  「哇,竟然烤糊了,看来我没有做饭的天赋,我还以为只会烧熟呢。」李小
环惊奇的说着,再看此时的陈一涵已经气若游丝,显然几番折腾下来,已经快要
死掉。李小环不在观察陈一涵的肚子,拿起了一根曾经在唐烟身上用过的蜡烛,
点燃之后,等到蜡油汇聚的差不多,对着陈一涵裸露的大脑,倒了上去。已经弥
留之中的陈一涵身体猛地抽搐起来,浑身都在诡异的颤抖和痉挛,清白相间的面
庞更是表情扭曲,五官都发生了挪动。李小环觉得好玩就继续将蜡油不停地滴落
大脑的不同位置,看着陈一涵的身体时而挺起,时而扭动,四肢也不受控制的各
种挣扎。不过没多长时间,陈一涵的身体就一阵剧烈的抖动,肺部发出呼呼的出
气声,没有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讨厌,刚有点意思就挂了。」李小环不满的将蜡烛插进了陈一涵满是蜡泪
的大脑里,脑子瞬间破碎,插进去的蜡烛却立在了上面。李小环走开几步,看着
陈一涵的尸体,只见面容扭曲,满是血丝的双眼大大的睁开,额头上面消失不见,
燃烧着一根红色蜡烛,破开的腹腔里,两根滚烫的铁柱还在不停地交替升起。

  看着如此血腥诡异残忍的一幕,李小环的心情有莫名的愉快起来,拿出手机,
拍下几张照片,这才开始收拾残局。一周之后,李小环回到了自己家中,同时唐
烟、李逸桐和陈一涵三名女星被虐杀的视频也在网络上流传开,掀起来所有人的
震惊。李小环看着自己制造的新闻,心中快意,只是她没想到报应来的如此之快。

  一个月后,假期还没结束,李小环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带着耳机,听着音
乐。突然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在李小环的身边停下,接着车门打开,沖出了几个黑
衣男人,等到沈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李小环发现不对,已经被沖出的黑衣男人抱在
怀中,其中一个人拿着一块涂抹了乙醚的毛巾按在了李小环的口鼻上,李小环没
有发出任何声音就晕了过去。

  等李小环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箱子里,走位一片的黑暗。李小环
想要挣扎,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完全束缚住,双臂被捆在背后,还带上了束缚套,
根本无法挣脱,双腿蜷缩在身前,也一样被紧紧地绑频国产在线播放住。脑袋紧贴在膝盖上,眼
睛被遮住,看不到任何东西,耳朵被堵上,几乎听不到声音,嘴巴被封死,插进
了一根导管,给自己输送养气,下体一片的潮湿,还有腥臊的味道,应该是自己
昏迷期间失禁过。箱子里空间刚好放下这样姿势的李小环,身体稍微挣扎就会碰
到箱子的壁板,而身体四周的缝隙似乎也被废纸之类的填充物塞满。

  无边的黑暗中,李小环感受到恐惧和孤寂,自己已经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
全身都已经酸软无力。漫长的等待让李小环惊恐不安,最后在扭曲的心灵里竟然
还产生了一丝丝的快感。李小环知道自己完了,这一定是之前的事情被发现。李
小环胡思乱想,中间数次昏睡过去,而且发现自己被人搬动过,而且上过不同的
交通工具,可是箱子始终没有打开。越是这样,恐惧越是深入骨髓,陈一涵临死
前的话语不停在脑中回放:你会死的比我们都惨。李小环扭曲的心灵里发出神经
质的笑声,默念着来吧来吧,虐杀我吧。这种疯长的念头中,李小环发现自己的
下体竟然慢慢湿润,有隐隐的快感产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如果不是能感受到自己一直在被运输,李小环甚至认
为对方就是想这样让自己在黑暗中死去。浑浑噩噩中,李小环又一次醒来,身体
麻木到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肢体,突然李小环感觉到自己被擡起,然后在颠簸中
移动,最后被放下。没过多久,李小环听到了箱子被打开了声音,接着自己的身
体被拉了起来,只是自己的身体已经毫无知觉,也控制不了,只知道自己被拉起,
接着就又瘫软在了地上。

  李小环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搬动,被翻滚,似乎衣服被脱去了。接着是脑袋上
的口塞也被拿下,耳塞被摘掉,最后是眼罩,终于可以看见光亮,只是长久的黑
暗让李小环的眼睛对光亮过度敏感,不自主的有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李
小环看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房间里,旁边一个带着黑色头罩的男人看到李小环醒
来,拿着一碗水,餵进李小环的嘴里。等李小环喝完了水,男人拿着一根水管开
始清洗李小环的身体,还没有恢複行动能力的李小环只觉得身上传来湿漉漉的凉
意,和男人大手的偶然碰触。李小环的身体被清洗干凈,下体的秽物都被仔细的
洗去,最后男人还拿出一个灌肠的设备给李小环清洗了数次肠道。

  毫无反抗能力的李小环就像一直待宰的牲口任由男人施为,清洗完毕后,李
小环觉得自己好像能说话了,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虚弱地说道:
「要杀我了吗?」

  男人没有说话,拿过来一根针管,将里面的液体注射进了李小环的身体。接
着简单的将李小环的双手绑在背后,就离开了,似乎一点不担心李小环逃走。知
觉慢慢地恢複,一直酥麻酸软之后,李小环终于能够控制自己的四肢了。李小环
晃晃手臂,发现自己一时根本挣脱不开。这时几个同样带着黑色头罩的男人走了
进来,其中一个语气冰冷的对李小环说道:「刚才给你注射的是一种兴奋剂,即
使极度的痛苦,也能让你保持清醒,还能稍微提升一些你的生命里。现在该带你
出去了。」

  几个男人将李小环的身体架起,不让她接触地面,擡着出了房间,没走多远,
来到树林间的一片空地。李小环看到灵台,上面放着贡品点着香炉和蜡烛,有三
个排位,还有三张照片,不用仔细看,李小环也知道一定是唐烟、李逸桐和陈一
涵的。对面是黑压压的一群人,都带着黑色的头罩,怕有五六百人了。这是刚才
说话的男人再次开口:「这些都是你杀害的三个明星最狂热的粉丝。」

  李小环被按着向三个排位磕头,然后拉了起来,面相灵台被绑在了一个门型
的金属框架里。这让李小环想起了李逸桐,就这样被自己绑住剥皮的。就在李小
环胡思乱想的时候,咚咚咚三声炮响,一个苍老的声音喊道:「时辰已到,祭祀
开始。」

  苍老的声音落下,李小环身后,黑压压的人群开始移动,分出了一列队伍,
排在李小环的右边,队伍前进。第一个人从李小环身边的黑衣男人手中接过一把
锋利的尖刀,来到了李小环的面前。李小环看到头罩里,一对幽黑的眼眸满是仇
恨,看了自己一会,这个人就用手掐起自己手臂上的一块皮肉,用刀子割了进去。

  「啊……」李小环发出痛苦的惨叫,鲜血顿时流出,身体不由自主的挣扎。
一块小孩半个巴掌大的血肉被割了下来。这个人将刀子交换给黑衣人,拿着李小
环的血肉走向灵台边上,那里有一口烧开的大锅,李小环的肉块被这人用铁签穿
起,然后放入了锅中。队伍慢慢前进,一个又一个的人,用刀子从李小环身上割
下一块块的皮肉,然后前往大锅边。李小环看到自己被煮熟的肉块,被人拿起,
然后掀开头罩,吃了下去。

  「疼……疼死了……杀了我吧……呜呜……杀了我……」李小环发出凄厉的
嘶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肉消减。纤细的胳膊,匀称的双腿,在利刃之下,
皮肉被人一块接一块的割下,渐渐变的血肉模糊,渐渐变的白骨森森。周围除了
李小环的惨叫,就几乎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好像失音,只是满怀仇恨地看着凄
惨挣扎的李小环。

  人群前进了一半,李小环的四肢上的皮肉就已经被割完了,只剩下一根根惨
白的骨架连接着身体,在空中张开。后续的人们开始割去李小环身体上的肉,先
从乳房开始,李小环表情扭曲地看着自己原本最完美的双乳被割去乳头,然后表
皮,露出里面淡黄的脂肪和红色的血管,接着又被一块块的分割,露出鲜红的胸
肌。更可怕的是,即使如此情况之下,李小环觉得自己血都已经流干,自己竟然
没有死去的迹象,甚至惨叫声还显得中气十足。

  双乳消失后,人们开始在李小环的背后割掉李小环屁股上肉,队伍前进着,
李小环身上可以下刀的地方越来越少,最后还剩几十个人的时候,李小环的肚皮
被剖开,腹肌连同肚皮被人一块块的割掉,这时李小环才失去惨叫的能力,只能
在喉咙里发出抽泣的呻吟。终于所有人都已经割过了李小环的肉,旁边的黑衣人
来到李小环面前,李小环残破的身体挂在半空中,黑衣人将李小环破烂不堪的肚
皮拨开,里面的肠子流出了大半,还有别的脏器也是随时可能掉落的样子。黑衣
人仔细的将李小环肚子里的脏器一件件的取下来,交给助手,放在了灵台上。

  李小环看着自己鲜活的内脏被分门别类的在灵台上摆放整齐,感受着莫大的
恐惧,因为这时自己的脑子依然清醒。此时李小环的身体只剩下了胸腔和脑袋还
算完好,其他的只有惨白的骨头。黑衣人拿起一把手锯,对準李小环的头骨锯了
起来。

  这时给陈一涵报仇吗?李小环想到同样被自己开颅的陈一涵,感受锯齿摩擦
骨头的剧痛,清洗的感受到锯齿围绕着自己的脑袋转动,最后哢的一声,自己的
头盖骨也想陈一涵一样,被摘了下来。此时李小环终于觉得自己脑袋有些混乱,
残存的身体也在不自然的抽搐,呼吸突然剧烈起来。突然一股侵鼻的气味传入李
小环鼻子中,李小环看到黑衣拿着一桶汽油,从自己头顶浇了下去。

  残存的身体完全被汽油浇透,然后黑衣拿了一根火把站在自己面前,李小环
想要说话,却只是扯动了一下嘴角,接着就看到火把放在了自己头顶。紧接着巨
大的痛苦炸裂开,李小环残存的身体被点燃,暴露在空气中的脑子,在火光燃烧
发出啪啪的响声最后炸开成几块飞溅而出。


                              
【完】
频国产在线播放